1. <em id="rhw4k"></em>

      <dd id="rhw4k"><track id="rhw4k"><video id="rhw4k"></video></track></dd>

        1. <rp id="rhw4k"><object id="rhw4k"></object></rp>

        2. 您的位置 : 五四阅读网 > 资讯 天才俏医妃小说无弹窗全文阅读 宋君戍蘅芷章节目录

          天才俏医妃小说无弹窗全文阅读 宋君戍蘅芷章节目录

          时间:2019-05-04 16:56:37编辑:涵双

          《天才俏医妃》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说,这本书的作者是幺蛾子大人,主角是宋君戍蘅芷,下面看简介:初次见面,便上演浴池十八禁,她投怀送抱,献上火辣热吻,他欲拒还迎。被人算计,她从他的嫂子,变成了他的妻子。传说这个太子懦弱无能,一身是病,还是个克妻命,已经克死了三任太子妃。他懦弱?没关系,她强悍!他无能?没关系,她高能!他有病?没关系,她有药!他克妻?没关系,她命硬!等等……东宫佳丽几十人,为何都是完璧身?难不成这个太子殿下是个“太监殿下”?“爱妃,你说谁是太监殿下?”某太子不服,欲将乱传谣言者就地“正法”。“我没说过,殿下饶命!”某女赶紧讨饶。“晚了,本太子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让你看看,到底我是不是太监殿下”太子翻身将某女压倒,开始上下其手。某女终于明白,什么太监殿下,分明是个“流氓殿下”……

          《天才俏医妃》 第6章 似曾相识 免费试读

          宋君戍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,手轻抚着养了几日的鹦鹉。

          “你不觉得她的相貌,似曾相识吗?”宋君戍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陆离。

          陆离皱眉,猛然一惊,显然想到了一个人,然后问:“殿下不会是……”

          “陆离,别激动,你认为孤是那么容易就上当的人吗?”宋君戍拨弄了一下鹦鹉的翅膀。

          陆离松了一口气,然后问:“殿下是为了迷惑送她来的人?”

          宋君戍微微一笑,道:“这些年,他们往我这东宫里送的女人不下几十个,如今还剩多少了?”

          “如今东宫还有姬妾二十三人,其中两位侧妃,五位良娣,其他都无品阶!”陆离倒是记得很清楚,可以说,他对东宫的一切情况都了如指掌。

          宋君戍点头,道:“死掉了那么多啊……啧啧,这女人之间的斗争,比男人之间还要残酷啊!”

          “前三任太子妃,最短的只活了三个月!”陆离道,态度冷漠,丝毫没有任何同情之意。

          宋君戍勾唇一笑,道:“那你猜,这个能活多久?”

          陆离挑眉,然后也笑了,道:“她带伤进府,恐怕会打破前三任的记录,成为命最短的一任太子妃!”

          宋君戍眼神陡然变得冷酷起来:“敢算计孤,就要有必死的觉悟!”

          蘅芷岂会知道,她满心欢喜,以为宋君戍是个格外温柔体贴的男人,却只是在“捧杀”她而已。

          蘅芷进入太子府的第三天半夜,腿上那剧烈的疼痛,让她浑身大汗,从睡梦中痛醒。

          明明已经好转的伤痛,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严重起来。

          她本身就懂医术,自然发现了不对劲,挣扎着爬起来,喊道:“碧鸢……”

          今晚应该是碧鸢值夜的。

          连喊了好几声,碧鸢才披着衣裳匆匆进来,点了一盏蜡烛。

          “娘娘,怎么了?”碧鸢见她满头都是汗,惊讶地问。

          蘅芷道:“帮我拆开腿上的绷带!”

          “不能拆啊,大夫嘱咐过,拆了腿就好不了了!”碧鸢劝道。

          蘅芷摇头,道:“必须拆!”

          蘅芷知道,这种疼痛根本不正常。

          碧鸢犹豫地问:“娘娘,您是不是忍不了这种痛?大夫说了,痛是正常的,毕竟伤的不轻!”

          “我说拆就拆!”蘅芷疼的已经失去耐心了,口气也有些冲。

          碧鸢咬了咬下唇,只能遵命。

          等碧鸢拆开了蘅芷的绷带,露出她腿上的伤,才惊呼出声。

          又红又肿,还蓄满了脓水,表面已经开始溃烂,触目惊心。

          蘅芷紧紧咬住了牙关,天知道,这种疼痛,比当日被打断了腿还要痛一百倍。

          “怎么会这样?”碧鸢都替蘅芷感到痛苦,肉都烂了,该多疼啊。

          蘅芷咬牙问:“这几日的药都是你和双燕亲自换的嘛?”

          碧鸢点头,道:“是啊,都是大夫给的药膏,您是亲眼看着我们从匣子里拿出来,给您敷上的!”

          蘅芷的确是亲眼看她们上药的。

          她不是没有留心,所以每一次端来的汤药,她都仔细地闻过,确定没有异味,才会喝下去。

          但是她却疏忽了敷在腿上的药,那药膏一直放在她屋子里,她以为没人能动手脚。

          可现在她的腿伤变成这副鬼样子,明显是药膏被人下了毒。

          “娘娘,您怀疑是有人给您下毒吗?不会啊……那药膏都放在您屋子里的,谁能下毒呢?”碧鸢疑惑地问。

          蘅芷也想问,究竟是谁这么歹毒,她的存在又威胁到了谁?

          “先别说这些,去给我准备一把匕首和烈酒,还有干净的棉花和止血药!”

          如果再不处理伤口,她就要面临截肢了,不截肢就会死。

          碧鸢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建议道:“还是请大夫过来吧!”

          “不用了!”蘅芷如今,什么人也不想相信,药膏就是大夫给的,她怎么知道大夫有没有做手脚?

          为今之计,只有靠自己了,幸好原主继承了天枢老人的医术,而她身为现代人,恰好又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储备。

          碧鸢只好听她的,赶紧取来匕首和她要的棉花与止血药。

          “去打一盆水来,把烛台端过来,离得近一点!”蘅芷冷静地吩咐道,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冒出来,大颗大颗地滚落。

          碧鸢迅速地执行命令。

          蘅芷将匕首清洗过后,又在火上烤热了。

          “娘娘,您要做什么?”碧鸢吓得都不敢动了。

          “剔掉烂肉!”蘅芷心想,她从借尸还魂开始,就一直在经受各种疼痛。

          身上已经是一块好肉都没有了,哪哪儿都疼的钻心。

          此刻,她还要亲手剜去腿上的烂肉,如果处置不当,可能真的就活不过今晚了。

          真是悲催的命运,她怎么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公主郡主身上呢,好歹有人疼有人爱啊。

          碧鸢吸了一口凉气,眼睁睁看着蘅芷将匕首插入了溃烂的伤口,嘴里咬着她被子一角,汗水湿透了衣裳。

          她却迅速而冷静地刮着伤口的烂肉。

          多疼啊,该有多疼啊……碧鸢的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念头,头皮都麻了。

          蘅芷的身体哆嗦着,疼痛几乎要让她失去意识,可是她甩甩头,必须要撑住,她不能倒下,否则就真的没命了。

          一刀,两刀……

          她的速度很快,可依然没办法减轻痛苦。

          大量的脓血流出来,碧鸢流着眼泪,帮她擦掉,纵然她已经怕的浑身颤抖,可此刻,也鼓足勇气帮忙。

          她被蘅芷的坚强震撼到了,这一刻,无论眼前的姑娘是什么身份,碧鸢都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帮她度过难关的心情。

          “娘娘,你要撑住啊!”碧鸢看到蘅芷已经开始眩晕,提醒道。

          蘅芷摇摇脑袋,又清醒了一点,剜去了最后一块烂肉,将脓血全都挤出来。

          “棉球!”蘅芷松开被角,声音沙哑地道。

          碧鸢赶紧递上棉花球。

          蘅芷沾上酒之后,开始擦洗伤口,疼痛让她大口大口地喘气,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,可她也只当那是汗水一般,不予理会。

          碧鸢咬着唇,替她擦去汗水和泪水。

         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心狠,也这么坚韧的女子,让人心疼。

          上药,包扎,所有的工作,都由她亲自完成,好像那条腿,不是她自己的一般。

          等忙完这一切,就听到了鸡鸣声。

          天就要亮了。

          天才俏医妃

          天才俏医妃

          作者:幺蛾子大人类型:古言状态:连载中

          初次见面,便上演浴池十八禁,她投怀送抱,献上火辣热吻,他欲拒还迎。被人算计,她从他的嫂子,变成了他的妻子。传说这个太子懦弱无能,...

    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    大众心水论坛一肖中特-独家成语一肖中特玄机-发财一肖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