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该旅训练机群正在沙尘天

发布日期:2018-12-16 浏览次数:
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该旅训练机群正在沙尘天气中进行

金门大担岛(台湾方面称为&;大胆岛&;)长期以来都被台军视为&;战胜共军&;的精神指标,在维持其&;神秘面纱&;超过60年之后,今天(26日)起正式对公众部分开放,提供事先申请的团客登岛参访。不过,开放参观人士申请的范围里就并不包括陆客。

据台湾&;联合新闻网&;7月26日报道,大胆岛目前一半区域仍是军事管制区,由台陆军&;金门防卫指挥部&;派遣一个&;加强连&;驻防,执行所谓的&;固安作战计划&;等反登陆任务,即使是在台军军官精简的人事压力下,岛上最高指挥官仍然是较为高阶的&;中校&;。台军方表示,目前未接获金门县政府允诺让陆客申请登岛的讯息,而军方至今也反对陆客申请登岛。

位于金门西侧大胆岛距离大陆的厦门港只有4400米,1950年台军曾在大担、二担战役中击败准备登陆的解放军,长期以来都被台军方大书特书。1954年的&;九三炮战&;、1958年的&;八二三炮战&;与1960年的&;六一七炮战&;,大担岛曾承受解放军炮击数万发,曾创下平均每平方米落弹60发的纪录,落弹密度之高在世界战史上前所未见。因此,遍布岛上的地下工事也为外界所好奇。而金门县政府也急欲借此发展观光,向台当局&;行政院&;提出开放大担岛观光。

报道称,这项开放政策数年前由台湾《联合晚报》率先披露,政策传出后一度曾引发台防务部门的反弹。因为金门县政府一度曾要求大胆岛原守军应继续留驻,成为岛上战地特色与观光资源;但防务部门则反对让官兵成为观光对象,索性应&;行政院&;要求,扬言自大担、二担岛全面撤军。

两相僵持之下,各方经过协调后达成妥协方案。金门县政府首先允诺不让陆客登岛,同时岛上只开放北山营区,南山营区则仍列为军事管制区。

台军方称,大担、二担岛位于金门防卫作战的战斗前哨,依防卫需求,两岛现均留驻必要兵力,以因应突发状况处置,确保安全。

目前,大担岛除了有台陆军&;驻防&;外,大担、二担岛也驻有海巡部队负责犯罪侦防、走私偷渡及安全维护等治安、守备与岸际巡逻的任务,台&;海巡岸巡部队&;派遣6人登岛长驻,平日3人执勤、3人休假,主要负责安检任务,未来将视民众登岛状况,希望能增兵至11人。

大担岛距金门岛约米,距厦门岛约4400米,目前隶属小金门,与二担合称&;前线中的前线,离岛中的离岛&;。大担群岛包括大担、四担、五担等小岛,,岛上没有居民,只有大担、二担有百余名台军驻扎。由于高度的战略地位,大担见证了两岸关系的风云变幻。两岸军事对峙时期,台湾已故领导人蒋经国到大担视察时,下令将大担岛改名为&;大胆岛&;。陈水扁主政时,也曾借机在大担岛宣示两岸政策。如今,每年都有上百万陆客搭观光船前往&;海上看金门&;。

马发贤,1899年出生于福建省永定县仙师乡西洋坪村的一个贫苦农家。父亲马秋芳是个制烟的手艺人,由于生活贫困,生下八个儿子,只剩下马发贤和最小的儿子马桂贤。他6岁那年父亲重病去世,母子三人生活无着,只好以乞讨为生。11岁时,他经人介绍拜师学泥水匠手艺。他心灵手巧,掌握技艺满师后,自己收了两个徒弟,也做起师傅来了。日子刚刚稍好一点,西洋坪的地主豪绅又来欺侮他,摊派下来的军饷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马发贤非常气愤,带着徒弟悄悄地离开本村,远走到大埔、梅县等外地乡村干活去了。

1927年8月,马发贤在金砂小山背村谢学琴的家里翻修屋瓦。正巧张鼎丞也到这一带地方开展革命活动,向马发贤讲解只有起来革命才能有生路的道理。同年年底,金砂千余群众在张鼎丞的带领下,涌进永定城内示威游行,反对“冠婚丧祭屠宰捐”,斗争获得了胜利。1929年6月30日,张鼎丞又领导了震撼全省的永定暴动。暴动后,在金砂组建了红军,建立了区、乡苏维埃政权和开展分田斗争。马发贤初步懂得了革命道理,便来到了小山背村找到张鼎丞。他诚恳地对张鼎丞说:“我出身贫苦,只有革命才有生路。”张鼎丞指派他先回本村去开展革命活动。他回到西洋坪后,白天做泥水活,晚上走村串户联系群众,成立了秘密农会,并被选为农会主席。

1929年5月间,正当杜鹃花开满山红的时节,红四军在毛泽东、朱德率领下第二次入闽,挥师占领永定,促进全县各地农民运动风起云涌。得到农会组织,并成立了西洋坪特务大队,由马发贤任大队长。随后在张鼎丞的领导下,组成一支100多人的暴动队,以西洋坪村为中心,发动下溪南农民暴动,攻打峰市民团驻在出华的团丁。战斗中,马发贤身先士卒,带头冲入敌营,挥刀砍死敌排长,歼敌20余人。暴动成功了,他们打开谷仓,又杀了两头大猪,把谷子和猪肉全部分给了群众。根据溪南区委的指示,马发贤立即着手建立了乡苏维埃政府,并被选为主席,同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1931年冬天,永定县城和湖雷继为敌人所占领,县苏维埃迁往金砂、合溪一带,形势十分紧张。此时马发贤担任永定县委组织部长,并兼任县游击队队长。1932年5月,红军东征占领漳州,红十二军又配合县赤卫大队再次打开了永定的局面。县委决定立即组织永东工作队,由马发贤任特派员,负责在永东地区恢复党的组织,建立地方武装,坚持长期斗争。

1933年9月,蒋介石开始对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五次反革命军事“围剿”。中革军委派红八团进入金丰大山。永定县委为了加强永东地区的领导,成立了中共永东特区委员会,马发贤任副书记。1934年冬天,张鼎丞从长汀回到永定领导游击战争。1935年春,陈潭秋、谭震林等带领红二十四师一个营从瑞金来到了永定,在西溪赤寨村召开联席会议,研究确定闽西南游击战争的方针和任务,将已成立的“闽西军政委员会”改为“闽西南军政委员会”,张鼎丞任主席。同时成立龙岩、上杭四个县委,马发贤任永东县委书记。马发贤积极领导群众配合红军游击队开展了广泛、灵活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,特别是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,采用“白皮红心”的政策,争取一些保甲长和壮丁队为红军游击队服务;又派一些同志充当保甲长,打入敌人内部,了解敌情动向,为红军游击队活动提供重要情报,从而粉碎了敌人长期而又残酷的“清剿”,使永东地区的金丰大山成为三年游击战争巩固的根据地。

1936年1月,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在上杭双髻山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,讨论中央关于“逼蒋抗日”、“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”的指示,确定了新的方针政策,决定成立永东军政委员会,马发贤任副主席。同年6月,由于国内形势变化,永东军政委员会改为永和靖军政委员会和永和靖军事委员会,马发贤任军事委员会副书记。1937年春,马发贤调任永埔县中心区委书记。随着国共团结抗日局面的形成,双方经过谈判,从8月25日至9月2日,闽西红军游击队分别集中在龙岩白砂和平和小芦溪两地点改编,马发贤则留在地方坚持工作。10月中旬,方方从延安汇报工作返回闽西后,在龙岩白砂召开闽粤赣边临时党代会,贯彻中央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、独立自主的原则精神,并决定闽西南军政委员会改为中共闽粤赣边省委会。永定成立县委,马发贤任宣传部长兼县抗日救亡活动指导小组组长。

1938年3月,新四军二支队北上抗日,马发贤与方方、魏金水等留下来继续领导闽西南人民的革命斗争。1939年6月,马发贤任永定县委书记,此时蒋介石已秘颁《共党问题处理办法》,福建省省长陈仪也秘密制定《福建省清剿闽粤边区土匪办法》,龙岩专员公署专员韩涵也颁布了《令永定增强自卫力量及肃反工作》等反动政策法令,秘密地或公开地破坏抗日统一战线。根据这一形势,闽西南潮梅特委指示基层党组织一律转入地下,进行隐蔽活动。1941年1月闽西事变之后,永定的许多基点村被敌人列为重点“清剿”区,很多基点村遭受到残酷的摧残。面对这险风恶浪,马发贤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,带领县委同志克服种种艰难险阻,度过难关。不久,他被调到南委学习,学习后继续任永定县委书记。皖南事变后,国民党顽固派对我实行“封死山区、困死山区”的政策,闽西特委的经济来源被断绝,一时间经济上发生极其严重的困难。为了领导县委一班人同心同德克服困难,他常语重心长地说:“共产党人不仅不要怕困难,而且本来就是要同困难作斗争。”于是,县委决定一手拿枪,开展生产自给。他指挥全县各地建立起石东坑,老吴子等几个生产基地,从事农副业生产,一面解决经济上的困

1945年8月,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了。但是,国民党反动派继续残酷迫害人民,镇压革命。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,中共闽西特委机关办起了《新民主》刊物,要求特委领导人亲自撰写文章。马发贤撰写了《人民的呼声,是暴风雨前的闪电》一文。文章义正辞严地指出:“历史上多少

,远者如袁世凯之流,近者如希特勒之辈,他们把人民的发怒、呐喊,当做了弱者的呻吟,都相继在奔腾澎湃的人民巨浪中没顶,在人民的呼声下坍台了。”文章告诫国民党反动派:“如果不悬崖勒马,继续反共反人民,其下场不会比袁世凯、希特勒更好。”这篇文章观点鲜明,深得读者的好评。

1946年2月,根据中共闽粤边委的决定,在仙师乡西洋坪村重建闽西特委和杭永县委。马发贤任特委副特派员。他首先在西洋坪村建立基点,建立交通员与联络站。派出交通员与粤东的梅县、大埔及上杭一带联系。7月,建立岩、杭交通线,特委和县委机关同时迁往合溪乡半山村的一个山头上。机关驻下后,一面派出警戒,一面派警卫班去粤东梅县取款。特委机关留下的多数是女同志,马发贤的妻子又即将分娩。7月20日下午,敌人分数路包围了半山村,袭击特委机关。在形势万分紧张的情况下,马发贤立即组织突围,端起20响驳壳枪带头冲锋,不幸双腿被敌人机枪打成重伤。他立即示意特派员林映雪和警卫员迅速突围。当时特委、县委两个机关共有13人,除两人突围出去外,四人当场牺牲,马发贤与他的妻子和其他几个同志被俘。在押解丰稔市的途中,马发贤壮烈就义。他的妻子刚被押解到丰稔市就生下了一个男孩。他的妻子被关进永定监狱,不久便被敌人折磨致死。他们的男孩被人抱养,解放后人民政府派人四处寻找,最后在永安找到,于1957年国庆前夕携带回县。

马发贤是闽西人民的英雄儿子。他用鲜血写就了光荣的历史,他的革命精神,值得后人永远敬仰,他的英名将永垂千秋。